先前不知道是什么


裤白才说完,忽然又大叫:“衣姐,看!那是什么?”衣红顺着裤白所指望去,斜晖映照在地上,竟成斑烂五色,让人触目惊心。原来金大上岸时过于心急,一见有沙滩就直冲上来。这里是一片两亩大小的空地,衣红仔细打量,见四周叶凋枝枯,紫青褐黑,颜色极为诡异。而自河岸到众人站立之处,竟是一片红砂,间杂着玄黑石块。霞映之下,有如斑斑血迹,好不吓人。希来突然向金大喊道:“不好!气垫车还能下水吗?快走!”金大说:“不行!动力不足了。”希来急道:“我们帽子上有太阳电池,将就用一下吧!”金大说:“开玩笑,那能有多少马力?”希来抓着金大,大叫:“再晚我们都死定了!”这时大家都看到远处的红砂,正缓缓地向这边蠕动。一直前进到相距十余公尺处,这才看出那里有一道道凸起的砂痕,彷佛群蛇在砂下蜎蜎而行。裤白早把帽子取下,又将衣红的也摘了下来,取出太阳电池,赶紧递给金大。金大把太阳电池的插座接上,伸手向希来嘀咕道:“还有没有多的?就这么几个,差太远了!”希来连忙把三个背包都打开,大家七手八脚把太阳电池都取出来。木大说:“够是够了,等太阳一下山,这电池能用多久?”希来说:“快装!先离开再说!”那边衣红裤白早把电殛棒备妥,这次裤白心里有了准备,要打两只老虎让衣姐看看!早知那样容易,先前就不该害怕了!只见一条赭红砂痕蠕行蠉动,已经游到面前,裤白不管三七二十一,举棒就往地下一刺。才这一刺,便闻得吱吱连声,砂土乱迸,成千上万的甲虫群跃而起,轰轰向众人扑来。衣红胆子不小,可是一见虫蛇就威风不起来了。先前不知道是什么,尚能强自镇定,一见是小虫,早已全身鸡皮疙瘩,回头就逃,一直逃到水里。裤白一见是虫,反倒胆壮了,从小他就喜欢捉虫、养虫、玩虫。要不是见希来紧张兮兮地,刚才又丢尽小脸,他早就动手捉几只来玩玩了。问题是这不计其数的甲虫,一支棒子哪能打尽?稍一迟疑,甲虫立刻爬上裤白的手脚,他不断舞动棒子,幸而那些虫只能跳不能飞,一碰到电殛棒就冒出一道火花。裤白用电殛棒抡起了轮轮光圈,纡青拖紫,煞是好看。那边五行人等正忙着装电池,水大木大土大都怕虫,一看情形不妙,连电池也不肯装了,抬着气垫车就要往水里跑。金大急得喊道:“你们急什么?这样叫我怎么装?”这时有几只虫已顺着金大的脚背爬了上来,他不知道是什么,用手去挥。哪知这些虫早已饥不择食,见肉便噬,两只前颚对着金大的大拇指便是一夹。“啊!”金大摔它不及,惨叫一声。希来大叫:“快到水里去!”水大土大脚上也都被咬了,一个个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死命把气垫车抬到水里。说也奇怪,那些甲虫一碰到水就都松了口,只只逐水而去。大家手忙脚乱地爬上气垫车,正打算开动,衣红见裤白还在岸上,向他招手大叫:“白弟,快来!”那裤白好不威风,他悟出一些方法,先把地上的砂踢开,站在空地中间,一见甲虫拥来,电棒一挥,一道电弧闪过,顷刻间甲虫就死掉一片。他正斗得来劲,听到衣红的呼叫,回道:“怕什么?只是些小虫嘛!”希来高叫道:“这虫有毒,快回来!”裤白一听有毒,立刻全身发痒,再顾不得充英雄,回头就跑。谁知他自己踢出的砂堆太高,一抬脚就被绊倒,摔在砂上。甲虫毫不留情,立刻满头猛咬,裤白吓得魂不附体,连滚带爬地掉到水里,大家连忙把他拉起。气垫车勉强能够开动,总算离开了是非之地,甲虫虽然都落水了,但好几个人都被咬伤。最严重的是裤白,脸上还有几道血痕。希来说:“我们得赶到金钟山去,那里有位知名的生物学家,他可能有办法。听说这些虫都有毒,而且毒性很强,一般的药物恐怕无效。”衣红替裤白抹去脸上的血迹,问道:“像他这样,能熬多久呢?”希来说:“我也不知道,大概半天吧!”火大说:“金钟山在哪里?还有多久路程?”希来说:“在这条河上游,离百色有两百公里。”木大说:“百色早就过了,看来还有一百公里。”水大说:“目前我们时速最快只有十公里。”金大说:“马上就天黑了,电池大概只能用一个小时。”他们还在讨论,衣红却说:“水这么浅,还能行船吗?”众人一看,水面比刚才骤然窄了许多,前面河道中有乱石激湍。再往前看,只见山势顿起,河道上扬,分向左右两方弯去。此刻面对正西,红日已隐在山后,原本平缓的水面,现在是急流倒涌,余霞纷纷,看来船已行不得了。金大放慢了速度,所幸气垫车全赖空气浮力,只要离地十五公分处没有阻碍即可。看看大约尚有数公里勉强可行。五行人相视无言,金大只得将气垫车停住,看清形势,靠到一处安全的岸边,说:“怎么办,再往前,我们得抬着它走了。”希来看了看四周,说:“先找个地方休息吧,这一带看来还很正常。回去的路太危险,往前行又不可能,你们几个都被咬了,必须及时治疗才行。”裤白全身麻痒,衣红所带的药物都无效,只得用冷水浇身。除了衣红躲进水中,希来早有准备之外,五行人也都被咬中,尤其是金大,大拇指已经肿起来了。大家惶急无计,衣红也没了主意,但她觉得自己是头,应该负责任,待在这里死等不是办法。再等一会天就黑了,天一黑,更只有苦等到天亮了。衣红决定上岸看看,她取了夜视镜,带了电殛棒。裤白见她要走,苦着脸说:“衣姐,你会回来吧?”衣红说:“傻小子!你在这里,我还能去哪里?”这一带全是石头,倾斜的由山脚向水边急伸,间或有些杂草丛枝。天色暗得很快,衣红才走到山脚,回头一看,那气垫车已经成为灰色飘带上一团昏暗的影子。衣红急着找一条可以行走的山路,否则马上折回,另找出路。这一带荒凉无比,连采樵的小径都没有。但是衣红还不死心,以她的经验,再荒凉的山也会有人迹,只要有人经过,就一定有路。据金大的说法,只要有条小路,气垫车就可以改成直列,大家早点离开,伤者才能及时治疗。她戴上夜视镜,眼前顿时一片光明,她知道植物多半吸收能量,所以光度较低。而人造物或是有人迹的小径,有的发光,有的散热,看来会比较明亮。衣红爬得越高,看得越远。大约一个小时的脚程,她已经爬到山顶,视野顿时辽阔起来。这里的山势是由西向东,山南之处似有人家,远远看去有些亮光。她估计距此最多不过十几公里。既然有人,人会到处活动,一定有人到这个山头活动。只要能找到一条小径,就有希望了。想到这里,衣红大为兴奋,为了宽慰大家,她对着百尺下的溪谷大叫:“我找到了,南边有人家!”她这一呼叫,四山响应,真像许多仙子与她唱和一般,一时间嗡嗡之声不绝。衣红觉得有趣,正要提高音量大嚷几声,却听到下面隐隐有声音传来。停了一会,衣红高声慢慢说:“听……不……见!”她仔细倾听,分明有人声,只是听不清楚。其实她并未打算隔空喊话,只要知道他们还在就心安了。她决定顺着上山的方式下山,那就是伏莽穿棘,可走就走。走了好一会,四周都是黑忽忽的山岭,东西难辨,衣红不知置身何处。她从没用心学过天文地理,不知道如何利用天上的星座或地上的树木辨别方向。怎么办呢?她唯一会用的工具,就是扯开喉咙:“你们在哪里?”这时回声更杂,好像有几个人在呼唤。她又喊了几声,山谷回音不绝。其实她求的只是心安,只要听得到声音,就放心不少。突然,砰!砰!连续几声重物落地,衣红一惊,忙连滚带爬,手脚并用地从山顶往下滑去。在夜晚,就算戴了夜视镜,感觉上还是不大熟悉。刚才上山没有注意地形地物,下山时又惶急慌乱,好不容易脚踏平地,方向已完全迷失了。现在不论她怎样喊,除了山谷回音,稀落的虫鸣,树梢的风吹外,四周静静的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衣红紧张了,在山巅他们可能听不清楚,在这里不可能听不见,除非是发生意外!不能再嚷了,如果出事了,自己是大家唯一的指望,绝对不能泄漏行踪!她再一想,既然有溪流,就应该听见水流声。等一切安静下来,她仔细聆听,没有水声!难道她走错地方了?偏离太远?她回头仰望山顶,的确有可能!这座山高耸突兀,底部范围很广,而且峰峦起伏相连,在上头只要稍稍偏离,到山脚就可能差了好几公里!怎么办呢?急不得,怕没用,自己只有一个人,假如对方是刚才那些怪物,一定会有打斗声。可是在山顶只听到两次回声,以及重物拍打声。是什么重物呢?东西掉落地上?人跌倒了?为什么后来再也没有回音了?衣红再仔细回想,她认为只有一种可能,一定是希来他们被坏人击昏倒地。再不然便是自己听错了,没有其他的可能!她越想越是心悸,他们有一台宝贵的气垫车,加上所带的货物,对山区游民正是极大的诱惑。果真如此,自己更要小心,一定要靠机智不可!当前第一个目标是辨明方向,对了,刚才在山上晚霞初逝,曾见山势是东西向。这里是山谷,若是横断的山脚,两端必然正对南北。若是平行两山的交界,则谷的两端多半是东西。只要先辨明方向,再找水源,就差不远了。根据这个条件,她察觉目前所处的山谷只是两山之间的一个低点而已。已知是南北向了,可是如何证明的确是南北呢?其实这也不难,与其站在这里空想,不如走走就知道了。再说南北也不是重点,河在哪边才是首先要查清楚的。这里听不到水声,那么先往前走几里,如果还听不到,就回头再试。这样找下去,迟早能找到河边,到河边再想第二个问题。一点不错,她向假定的北方走了几里,果然听到了潺潺水声。衣红怕被人发现,轻声悄足地潜近水边,正是方才上岸的附近,只是岸边空空,一无所有。衣红判定众人被掳走了, 澳门新濠天地线上投注平台连气垫车都没有放过!在夜视镜下, 金沙真人在线网投游戏地上有明显的痕迹。其中最清楚的是脚印, 金沙电子游戏网址尤其沿着山脚, 金沙网投电子游戏网址有一条连续的足迹。衣红先看清前面确实无人,这才循着脚印,一直往山里走去。这样走了约一公里,地上还有人跌倒的痕迹,她猜一定是裤白,心里一阵酸痛。她忘不了裤白对她的依恋:“衣姐,你会回来吧?”衣红咬牙切齿,就算是龙潭虎穴,哪怕要牺牲性命,我衣红也一定要把你救出来!不远处有灯光闪闪,衣红更加小心了,她心跳如鼓,不断对自己说:“不能急,不能来硬的,一定要智取!一切要见机行事!”她悄悄爬上围墙外的大榕树上,向墙内探望,这里显然是一个庄园,共有四栋砖房,其中两栋是二层楼房。正中空地上有几台农机具,显然庄上还自力稼穑,可是看那灯光,却又是最新型的离子灯。在最左一栋砖房旁,赫然就是那台气垫车,衣红又喜又惊,知道找对了地方。再看这道厚厚的砖墙,显然是防野兽的,这还难不倒衣红。但是墙角有几只四条腿的动物,正相互追逐嬉戏。庄里有狗!衣红在野地漫游最怕遇到狗,她只会讲理,而狗是无理可喻的!这一来衣红可为难了,一千个机智比不上一条狗叫!再进一步她都感到为难,要救人可不等于自己送死!冷静一点!她再四下一看,左近数里外,还有一处灯光!总不成家家都是强盗吧!就算是,未必今夜都参加行动了。贼窝既已找到,不妨先打探一下,所谓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!衣红下了树,悄悄朝左边灯光处走去,树丛中有一间简陋的茅屋。衣红蹑手蹑脚潜近一看,只有一门一窗,窗子也只是树枝搭就的,由窗缝往内偷窥,竟是一目了然。房内有两个人,似是一对夫妻,丈夫躺在牀上,头上裹着一块白布。室内堆满药草,在一个角落上,几块石头架成一个石炉,中间烧着木柴,上头有一个瓦罐。那妻子蹲在炉边,一边添柴一边吹气,一时间青烟迷漫,两个人咳个不停。衣红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怜的景象,这也叫生存?为什么不搬到城里?如果背包在身上就好了,好歹送他们几套设备。虽然东西都丢了,总能想办法夺回来,一定要赒济这种可怜人才是!衣红走到门口,轻轻敲了一下那个七零八落的柴门。“什么人?”一声粗暴的吼叫,把衣红吓了一跳。“我是过路人,走得很累了,能不能发发善心,让我进来一下?”衣红说。里面突然一阵忙乱,过了一会儿,才听那妇人说:“我先生病了,不方便,小姐还是到前面陶大善人那里求助吧!”衣红从门隙一窥,夫妻二人拥在一处,神情紧张。衣红又提声求情说:“二位行行好罢,我实在走不动了!”“我先生脾气不好,小姐,你还是多走两步,陶家什么都有。我们是一穷二白,怎么招待你?”妻子一只手掩住先生的嘴巴,说着。“拜托嘛,我实在走不动了!”衣红苦苦哀求。“xxx,我老婆好心劝你,你罗唆什么!”那男子扳开妇人的手,骂道。“我只坐一下,问你们一件事就走!”那人吼声如雷:“快滚!xxx,别以为我好欺负!”“你们有几个人?”妇人问道。“只有我一个人!”衣红说:“老实对你们说,我和几个同伴一起来的,他们都被您刚才说的那位陶庄主抓去了。两位如果能行行好,帮我找到下山的路,我回城里找人来,一定给你们盖新房子,添新设备!”衣红见夫妻俩紧张又注意地细听,到后来,二人竟面带喜色,她也庆幸自己说了实话。果然门呀然而开,男子坐在牀边,两眼盯着衣红。衣红行了礼,说:“你们以为陶大善人是好人,其实不是。我亲眼看到他们把我的朋友和一些宝贵的货物,给抢到庄里去了。”“小鬼!你说鬼话,你亲眼看到的?”男人脸色大不好看。“其实……”衣红怕到头来无法自圆其说,决定继续说实话:“当时我不在场,没有看到,但是东西在陶家院子里,一点都没错!”“那你为什么骗我?xxx!”“我不是骗你,是怕你不相信我。”“小鬼!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“回去找人!”“xxx,胡扯!找谁?谁愿意找这种麻烦?”“我有很多朋友。”衣红心虚了,她的朋友一个都不管用。“狗屁!你说有很多宝贵的货物?什么货?”衣红说:“全新的太阳电池和维生器!有好几百套!”“说谎,哪里弄来的?”衣红说:“我们给千鹤庄采购的!”那人说:“好吧!你先出去一下,我们商量商量!”衣红说:“你们谈嘛,我不听就是。”那人暴跳如雷,大吼道:“滚出去!xxx!”妇人向丈夫使了一个眼色,对衣红说:“小姑娘,请在外面等一下!”衣红还没退到屋外,两人已经悄声争执起来了。过了好一会,那人才大声说:“喂!你给我进来!”那人努力压抑怒气,说:“你打算怎么办?回去找人是不可能的,说不定明天他们就把东西送走了。”衣红嗫嚅地说:“如果能找到人,把东西拿回来,我可以分你一半。”那人哈哈大笑,病也没了:“一半?xxx,凭什么?”衣红说:“我知道东西在哪里!”“老实跟你说,我们夫妻原先就在陶家做事,只因我脾气不好,被陶老大赶了出来,在这里不死不活的。他家里的情形我最清楚,我早就要对付他,没有你来,我也会去,分一半?免谈!”“那你要怎样?”“我们商量过了,我帮你把你的朋友救出来,然后你们就离开,其他的不必管。不同意,你自己找人!”衣红想想,能把人救出来已经求之不得,还贪图什么?再说那些东西也是垃圾场捡来的,企业动态再去一次就又有了,便说:“好,东西全归你,可是你们只有两个人,怎么够?”“不够?笑话!等一下我们夫妻先进去,那几只狗跟我们很熟,不会叫的,我带狗来认识你。你的朋友一定是在左边的楼房里,我先去放火,趁他们救火,你就混进去。把这个药给他们喝下去,等他们醒了,马上就逃……”“为什么要喝药?”衣红不懂。“啊!你大概不知道,他们捉了人以后,一定会先迷昏的,这是解药。”那人把墙壁上的一块石头搬开,伸手从里面取出一瓶药水。“假如没有被迷昏呢?”“xxx!你罗唆什么!”那人又发火了,衣红只好闭口不言。深碧色的药水看来非常黏稠,怒汉就着墙边的灯光,用滴管仔细滴了数滴到一个空瓶里,交给衣红说:“就这么多!冲水给他们喝!”“这样够吗?”“xxx,当然够!好心帮你的忙!还要听你唠叨!”“请问您尊姓大名?”“xxx!”那人暴跳起来:“你管我是谁?xxx,不去拉倒!你滚吧!”衣红急了,说:“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呀,总不能喂呀喂的吧!”“叫我大爷!xxx!”那人还要发火,他老婆连忙过来,扶着那人坐下,对衣红说:“我先生就是这个毛病,所以到处得罪人。”衣红说:“我只是想表示感激。”那人怒道:“谁要你感激!xxx,老实说,我只是贪图那些宝贝!”他老婆说:“好啦!现在就走吧!他们大概正在用餐。”怒汉收拾了火种等引火工具,三个人便向陶庄走去。在离庄门不远处,怒汉要两个女人等一等,他自个儿走到大门口,立刻有五六只狗围了过来,见到他,只只都兴奋欢跃不已。那人打开门,把狗儿带出来,狗儿乍见衣红,还来不及吠叫,就被那人止住。衣红早已吓得全身发抖,狗儿在衣红身上闻了半天,这才簇拥着怒汉,一起进入庄内。那人领着衣红,蹑手蹑脚地走到左侧一栋楼房边,先叫衣红躲好,悄声说:“我去放火了,这里面大概有三四个看守的,等他们都出来了,你就进去。这些药足够他们用,加点水灌下去,顶多两三分钟就醒了。一醒就逃,千万不要再走大门口!记住!一定要穿过院子,大概跑上一百多公尺,从对面那道矮墙出去!”衣红点头应了,那对夫妻便绕向楼后,消失在黑暗中。衣红心跳得很厉害,一直在盘算下一步应该怎么办?那人怎么知道裤白等就在这栋房子里?万一错了呢?她忍不住偷偷掩到窗下,探头一看。里面显然是一间客厅,裤白等七个人果然如那怒汉所说,整整齐齐地躺在雪白的牀垫上,不知是睡着还是昏迷了,奇的是四周并没有人看管。就在此时,后院传来劈劈啪啪的响声,楼上一阵混乱,有人大叫:“失火了!草料失火了!”随见两人跑下楼来,直奔后院。衣红怕还有人,等了一会,未见有人再出来,她既怕延误时机,又怕撞见庄人,急得不知如何是好!再看后院,果然火势熊熊,火苗向上窜升了数丈,有十几个人纷纷拎着水,由各方赶来。衣红等不及了,赶忙冲到房内,杯子、清水就在桌上。她把药水倒进杯子,再用水一冲,药水淡成草绿色,闻闻略带腥味。她怕有毒,每个人先只喂了一点。喂完一圈,发觉并无异状,再喂第二圈,一共喂了五圈才把药水用完。果然,希来第一个先醒过来了。衣红再看后院,火势并没有蔓延,她又紧张起来了,再一看除了裤白外,其余六人都醒了,她轻声说:“千万注意!大家不要作声!等一下听我口令,先别多问,出险后再解释!”她刚说完,裤白也醒了。裤白一看是衣红,彷佛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,搂着她的脖子,痛哭出声。衣红忙安慰他说:“白弟!乖,不要怕,我们马上脱险了!”她急问众人:“你们先活动一下筋骨,看还能跑吗?”大家动了一下,都觉得没有什么问题,衣红便要背裤白,他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不是小孩子,我可以走。”“白弟!听话!我们要跑一百公尺!你受不了的!”“要跑一百公尺?跟谁比赛?”裤白这句话把她问倒了,为什么要跑一百公尺?此刻危在眉睫,哪有时间解释?她正要发号司令,又听到那个低沉的风声:“为什么?”他们几个人不像受到囚禁,为什么要逃?为什么又不许走大门,而要穿过那空旷的院子?那样不是更容易被发现吗?为什么要相信那怒汉的话?再说,那人怎么知道他们昏迷不醒?捆绑不是比迷昏更省事?再说那人倒药时非常谨慎,自己还怕不够,现在七人都醒了,证明药量恰当,他怎么能未卜先知?衣红脑筋一转,向众人说:“没事了,大家好好休息吧!你们刚才是不是在气垫车上昏倒的?”希来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衣红说:“我就是不知道,差一点冤枉了好人!”衣红便把刚才的情况对大家说了。金大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被迷昏的呢?”衣红说:“那人给我解药,当然知道你们被迷昏了。来路上脚印虽然不多,却踩得很深,足见你们是被抬来的。他没有人手,也不像好心人,没有理由救我们,除非另有目的!我猜他让我们逃走只是为了制造混乱,藉此混水摸鱼!”正说着,一个老年人走进来,诧道:“你们都醒了?我请的医生还没有来呢!”衣红立刻向那老人说:“现在来不及解释,那火是从你们庄子离开的一对夫妻放的!他们要来抢你们刚才抬回来的东西!”老头点点头说:“有理!可是,小姑娘,你是谁?”衣红一挺胸膛,说:“我不是小姑娘,我是衣红!”那老头走到门口,向外招招手,便来了几个人,他吩咐了几句话,又回到屋中。这时已有人送上茶水,收去被褥牀垫。老头请大家坐下,先自我介绍。原来老头姓陶,自称朱公,在此地隐居已有多年。他正说着,见裤白不停地搔着那本已红肿的脸颊,便问裤白:“那是被虫咬的吗?”衣红说:“是的,就在右江那边一个红砂地上。”朱公说:“糟了!”说时一拍掌,进来一个人,朱公低声向他说了几句,那人点点头,立刻快步离去。朱公继续说:“我们这里是八宝墟,在云南与广西交界处。前面不是右江,我们管它叫死河,你们一定是在谷拉河附近走岔了。在上个世纪末,这一带水土保持很差,人民滥垦滥耕,以致年年发大水,如今河道全变了。”希来不信,说:“沿路都有标志,一直指向这边!”朱公说:“不可能,你们一定看错了,这一带有十几种害虫毒物,难得有人来,哪有人去立什么路标?四十年前,附近曾有一个生物高科技公司,因为太赚钱了,有人看得眼红,放火把实验室烧了,结果一大半实验用的生物逃了出去,把这附近的生态环境都给破坏了。”陶朱公说话时,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在他肩上,头渐渐垂了下去。衣红猜想他一定是当年的科学家之一,便问:“陶先生,这十种害人的毒虫难道不能除尽吗?”“唉!哪有那么简单?以往人太过狂妄无知,自以为征服了自然。哪知完全被自然愚弄了,真是潘朵拉的盒子,害死人!”“什么盒子?”“啊,一个希腊神话故事,传说有一个叫潘朵拉的女人,长得非常美丽,连天神宙斯都爱上她。有一天,潘朵拉看到宙斯拿着一个非常精美的盒子,她便问宙斯盒子里装了什么?宙斯警告她那个盒子绝对不能碰,因为里面装的是最坏的东西。潘朵拉自恃受天神宠爱,有什么她不能做的?于是她偷偷打开盒子,把里面的东西都放出来了!”陶朱公感慨万分,他翻翻手掌,好像自己就是那个恃宠开盒的潘朵拉!衣红最喜欢听故事,急问道:“里面是什么?”“是什么?是邪恶,是痛苦,是悲哀,是疾病,是憎恨,是妒嫉……是所有人能想到的负面的因子!是天神宙斯禁锢的罪恶之源!”“宙斯既然是天神,祂为什么不制止呢?”“我也想过这个问题,谁知道呢?也许是天意吧!千年万载,总有疏忽的一刹!善与恶原是一体的两面,只怪人好奇心太盛,名利欲太重!”“您有没有答案呢?”“有,就是活该!自作自受!”大厅中沉默下来,一时之间,众人也许不能全然体会陶朱公的深意与悔意。但是种子已入土,只要机缘和合,总有破土发芽的一日。这时,门外一阵喧扰,几个人把那对夫妻绑了进来,那人一见衣红端坐在厅内,立刻破口大骂:“xxx!早知道老子把你给x了!”陶朱公眉头一皱,手一挥:“绑到后面去,绑紧一点,免得污了我们的耳根!”那人还不断叫骂,声音渐渐远去,朱公说:“庄子里有这等粗暴卑鄙的人,我先向各位道歉!只怪我一直认为以身作则,潜移默化,再恶的人也能改过,没想到他是改了,改得更偏激了!据我个人猜测,他发现各位大概已有大半天了。最近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故,我们一直怀疑是他,傍晚时听到河边有人喊叫,等我们赶到,几位都已昏倒了。那时他正在分解那部气垫车,我们只好把他击昏,将各位抬到蔽庄来。怎么都想不到,各位乘船而来,还会遭到铁甲虫的攻击!”说时,只见另一位老者提着一个箱子,急急走进来。陶朱公起立迎接,说:“之淳!这些都是我们的受害人!”又向大家介绍说:“这位是王之淳博士,四十年前一起工作的老伙伴,今天同留在此地赎罪。”众人早立起相迎,王之淳向大家鞠躬说:“请坐,各位请坐,过去太年轻,太骄狂,二十多年来我们想尽方法补救。只是这些不是东西的东西,生长力之旺,远超过我们的想像。”陶朱公忙说:“之淳,先看病再说吧!我看这位小朋友情况很严重!”王之淳打开大灯,走到裤白面前,仔细检查了一会。他神情十分怪异,看了半天,回过身来,又给五行人等详细检视。他想了又想,检查又检查,最后,他望着陶朱公,问道:“朱公,你给他们用过什么药吗?”“没有呀!”“那怎么可能?”“他们来时都昏迷不醒,我也没多留意,只是叫人去请李医师。后来还是这位姑娘提起,他们被铁甲虫咬过,这才派人找你来!”“你知道他们怎么昏迷的吗?”“不知道,我只知道是孽徒孙谋武下的毒手!想来是要谋财害命!”“那又是怎么救醒的呢?”衣红便说:“那位姓孙的给我一瓶药水,他们服了才醒。”王之淳点点头:“那就对了,孙谋武跟我去采过药,知道我的各种配方。我用来治疗铁甲虫咬伤的药水,因为需要止痒,所以有麻醉作用,他却用来麻醉别人!不料误打误撞,竟然及时对症,否则拖了这么久,连我也束手无策了!现在没事了,他们几个休息一两天就好了。”陶朱公听了大感安慰,便吩咐备席,为大家压惊。王之淳急着要赶回去,被陶朱公强留下来,说:“救人要彻底,你留在这里观察一下,绝对安全了再走。再说我们哥儿平时各忙各的,很少见面,既然来了,聊聊再走,如何?”王之淳这才坐下来,他拿起酒杯,一饮而尽,竟然摇头晃脑的吟起诗来了:“三年无日不思归,梦里还家旋觉非;腊酒送寒催去国,东风吹雪满征衣。”陶朱公笑说:“这是苏东坡的《华阴寄子由》。之淳兄最仰慕苏东坡,每次饮酒,总要吟个一两首。”王之淳则说:“大哥莫说二哥,你不是以陶渊明自居吗?天地长不没,山川无改时,草木得常理,霜露荣悴之……”陶朱公忙打断他:“来!喝酒!喝酒!都是闲话。”王之淳感慨地说:“真的,要不是认识了禅师,我大概已经疯了!”陶朱公说:“禅师可好?我很久没有去拜谒了。”“不必,禅师对你我的作为清清楚楚的。禅师说过毅行感天,几年之后,我们又可以见到群蜂乱舞了。”“只要不是疯狗乱咬就好!”王之淳阅人甚多,见那七人对衣红颇为敬重,刚才催众人坐下,七人还望着衣红等她示意。他打量了一下,问衣红:“小姑娘,你今年几岁了?”衣红就怕人家问她年龄:“十八岁,我叫衣红,是葛衣族人士。”王之淳笑道:“有人怕老,就有人怕小!老的不见得有智慧,小的也不见得没有,据我看,姑娘生理年龄大概只有十三、四岁,心理年龄却有二十六、七岁,难得智力年龄……”他故意沉吟不语。衣红哪里听得懂这些,她直觉认为王之淳是在考她,便对裤白说:“你看,我们的年龄都挂在脸上了!易容都没有用。”王之淳更觉得有趣,笑呵呵说:“姑娘,我是易容专家,人换过几次皮,抽过几次油,都逃不过我的法眼。”衣红也不甘示弱:“我是说谎专家,别人说多少真话,我心里有数。”王之淳被反击得乐不可支,又问:“姑娘在哪里就学?”衣红随口道:“以大自然为师!”王之淳一惊:“师法什么?”“山水风云。”王之淳摇摇头,说:“格局太小了。”“还有更大的吗?”“当然有,比如说,天地正气!”衣红神色一正:“有吗?那怎么会有今天的后果呢?”陶朱公黯然道:“只怪我们当年未明究里,误入歧途!”王之淳也慨然道:“的确,材有小材及大材,小材一烧就着,一着就亮,但是光照不及三尺!大材不易点燃,不能作火柴。世人目光短浅,不见放光,就看不到他的价值。有人甚至把大材劈成细材,只为了点火放光!把真正的材料都糟蹋了!这就是我与朱公年轻时的写照,那时放尽光芒,自命不凡。等到光热散尽,才发觉已铸下无边大孽,现在不得不在良知的煎熬下,在此为往日的过失赎罪。”衣红若有所悟,问:“这样说来,世上又有谁没误入歧途呢?”王之淳说:“像我们刚才提到的法慧禅师,他从来没有放射过光芒,但数十年来,却渡化了不知多少有缘人。每次我向禅师请益后,心里都充满了平安与欢喜。”衣红说:“真的有这种人?我以为那叫神仙,人只是睡觉做梦的!”王之淳颔首道:“没错!没错!”衣红说:“能不能告诉我一些那位禅师的故事?”王之淳说:“想说是说不完,真要说却又没有。姑娘要知道,能够说出来的都是有限的。法慧禅师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。你不自己去领会,要我点根火柴,能看到什么?”衣红一听,郑重的对王之淳说:“我刚才只是信口开河,无知放肆。能不能请伯伯告诉我,怎么才见得到禅师?我要拜这样的人做师父!”陶朱公哈哈大笑:“好个有见识的姑娘!要见禅师不难,想拜师父却不可能!”衣红圆眼一睁:“为什么?”陶朱公说:“为什么?禅师是和尚,和尚庙里是没有尼姑的!”衣红说:“只因为我是女的,禅师就不敢收我为徒?”陶朱公说:“不是不敢!这是禅门规矩!”衣红说:“如果规矩不对,就该改规矩!”王之淳忙说:“姑娘说得对,但是这个规矩没有什么不对!”衣红说:“那总有一个不对,要不然,就是老天不对!不该有女人!”两个大人面面相觑,想不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竟能说出这等话来。第二天一早,五行人把气垫车修好了,陶朱公与王之淳两人骑马,亲自带领衣红等人到六诏山谒见禅师,下午便到了高佛寺。禅师正在坛上讲经,王陶二人还在商议如何向禅师引见。没想到禅师一见衣红,只说了声:“你来了!”衣红一听,五内俱震,那低沉轻柔的声音正是她心中那阵微风。不待第二句,衣红一个踉跄,扑倒在地,哭得像个泪人儿。禅师除了讲经时言无不尽外,平素是惜言如金。上次去火星,禅师把衣红、裤白和风不惧三人叫到面前,说:“有一重要任务付与尔等三人,速赴火星三师叔处,一切自有交待。一干路费开支,已由十师叔打点妥当,尔等不用烦心。在月球上红儿若见有不计死生之人,可与结交,但有关任务之事,万万不可泄漏。至于为师所授之龙符,可散播于隐秘之处,时至自有妙用。若人问及此符,可领来此间,为师当为汝等解说。红儿切记,此行当有劫难,汝未来之道侣即在劫难中舍身相救之人。”衣红听了心中狂跳不止,仗着师父疼爱,磨蹭着一定要禅师多透露一点细节。禅师叹气道:“红儿情关之重,可见一斑。也罢,孽由心生,因至果随,待为师让你看一段圆光!”禅师手一指,空中即现出一个光圈,圈内是一个昏暗的小房间。房里站着三个人,正中是一位男士,两旁为一位红衣喇嘛及一位女士。妙的是三人也在看圆光,里头衣红正被一位喇嘛捉住。圆光内之圆光小而不明,影像又全被中间那位男士的背影挡住。然后光影渐渐淡去,衣红还想追问,禅师却闭目入定去了。

  一、上期开奖:福利彩票3D第2020039期奖号为472,试机号为637。奇偶比为1:2,大小比为:1:2,奖号和值为13,奖号跨度为5。

  10月23日,体彩大乐透第19121期开奖,前区开出号码“01、02、03、07、17”,后区开出号码“04、10”。本期是新规则上市后的第103期开奖,以2.76亿元的全国发行量,为社会筹集彩票公益金9959万元。

,,美高梅网投官方